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管家婆个人版 >

二战德军阿塞拜疆营和SS13圣刀师的历史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8-23 14:27 点击数:

  转自:年4月, 南斯拉夫 被德意 法西斯 军队占领后,整个国土被轴心国瓜分并占领, 希特勒 利用复杂的民族矛盾,企图分化瓦解这个国家。他挑动 克罗地亚 的法西斯组织“乌斯塔施”对 塞尔维亚 人进行仇杀,成立所谓 克罗地亚 独立国。当时, 克罗地亚 的民族构成复杂、矛盾激烈,其中有330万信奉天主教的克罗地亚人、200万信奉东正教的 塞尔维亚 人、70万信奉穆斯林的波斯尼亚人。由于历史原因,人口处于劣势的波斯尼亚穆斯林对当时依附于德国人的乌斯塔施和铁托领导的 塞尔维亚 游击队都怀有很深的敌意。党卫军头目希姆莱利用了这一民族仇恨,建议 希特勒 组成一支由15000名波斯尼亚穆斯林志愿兵组成的党卫军部队。 党卫军穆斯林部队 1943年2月20日,“克罗地亚党卫军志愿山地步兵师”在法国里昂西南部的门德地区正式成立,师长卡尔? 古斯塔夫 ?绍瓦斯贝克党卫军少将于8月9日走马上任。全师最终在奥索多克斯完成编制,下辖2个山地来福枪团(4个营)、1个山地炮兵团(4个营)、1个 坦克 驱逐营(3个连)、1个侦察营、1个高射炮营(3个连)、1个工兵营和1个预备役山地兵营,成员几乎都是穆斯林。 历史上,党卫军部队从未有过“叛变行为”,但这一 希特勒 津津乐道的成绩在1943年9月17日被这支新成立的党卫军穆斯林部队所打破。由于不满德国人的压迫,该师工兵营的一名排长菲利特?多尔扎克党卫军准尉在被送到德累斯顿的党卫军工兵学校进修时,与塞尔维亚人民解放阵线和法国自由军进行了密切的接触,他最终明白无论何时都不能依靠外部力量来争取民族独立,这种“独立”是自欺欺人。这名少尉带着反抗思想回到了部队,通过工作,他争取到2名排长和14名将在9月16日夜间放哨的步兵。我们不清楚9月17日清晨发生了什么,可能是密谋泄露,反正多尔扎克匆忙决定起义。9月17日清晨5点,他率领部下冲进“莫当”饭店,将9名德国军官和军士扣押,在交火中打死包括党卫军工兵营长在内的5名人员。这时计划出现了纰漏,多尔扎克一直没能够说服连长哈利姆?马尔科夫(波斯尼亚人)参加起义,马尔科夫虽然有些动摇,但是想到失败后会被处死,他坚持不加入起义。不够聪明的多尔扎克在他身上浪费了太多时间,德军紧急集结党卫军第1工兵连的一个排打进饭店,多尔扎克和另一名部下被射杀,起义被。 事后,参与起义的14名党卫军志愿兵全部被枪决,德国人在克罗地亚师里进行了一次大清洗,有825名被指认为“叛乱分子”的官兵被解除武装押送到达豪集中营,不过很快其中大部分被缺乏人员的“托特机构”强征到大西洋沿岸修筑防线。那个马尔科夫党卫军中尉,因为坚持拒绝起义,德国人发给他一枚一级 铁十字勋章 ,但战后 南斯拉夫 人民政府判处他绞刑,于1947年执行。 起义被后,德国人特地从 耶路撒冷 请来大毛拉 穆罕默德 ?侯赛因视察部队以提高士气。为进一步利用宗教情绪,1943年10月,这支党卫军穆斯林部队正式冠名为党卫军第13“圣刀”志愿山地兵师。除了2个山地来福枪团―第27和第28山地来福枪团之外,其余部队的番号均为“13”开头。1944年2月,“圣刀”师20000名官兵全副武装乘坐110节火车皮经魏恩向克罗地亚开进。3月10日,该师被投入萨菲以北配合第42来福枪师执行扫荡。5天后,“圣刀”师乘突击艇强渡萨菲河,并且在多利纳河的左翼展开了第27来福枪团,右翼展开了第28来福枪团,向南方行进。 “圣刀”师初上战阵 1944年4月11日,“圣刀”师参加“复活节彩蛋行动”,在索沃尼科附近和波斯尼亚游击队第3步兵军展开激战。在战斗期间该师趁火打劫,明火执仗地对塞族、白姐四不像论坛。克族村庄实施大规模清乡,被害者多数为老人、妇女和儿童,抢劫更是由军官授意直接执行。该师部队经常找不到出击(实际上是去打劫)的理由。在一份提交的正式报告居然称“今天要去找三年前被游击队抢走的三头牛”,由于过多兵力用于扫荡清乡,以至于原定和游击队作战的计划几乎泡汤。 1944年7月7日,“圣刀”师参加了“满月行动”,当时德军从北部向集结在波萨维亚地区的3个游击队师展开清剿,“圣刀”师各部队的第4营被抽出来编成一支新的穆斯林部队―党卫军第21“卡玛”山地步兵师,这也是臭名昭著的党卫军部队之一。“圣刀”师师长绍瓦斯贝克党卫军少将也升任第9山地军军长,遗缺由原第27山地来福枪团团长德崔德里沃斯?汉贝尔党卫军少将接掌。这一阶段游击队加大了破坏铁路交通的力度,“圣刀”师因此主要执行看护铁路的任务,同时该师士气低下和逃兵不断,至1944年9月20日共有3000名官兵开小差,这恐怕也算一项记录了。 9月,“圣刀”师只剩下346名军官、1950名军士和11967名士兵,兵力严重不足但是 武器装备 却十分精良,在后来的扫荡中,师部驻扎在萨格勒布,其余部队则在阿格拉姆-西里一带巡逻。1944年10月21日,发生了第2次党卫军志愿兵起义,“圣刀”师师部保安连的101名士兵携带着3门20毫米高炮、4挺机枪,乘坐几辆卡车投奔了游击队,部队内部也出现了和游击队配合的组织:从10月16日到23日一共有881把步枪、22挺机枪、104把手枪和15把冲锋枪被党卫军志愿兵从萨格勒布偷出送给了游击队。 1944年11月初, 苏联红军 突破了 匈牙利 的阿帕丁地区并且在多瑙河西岸构筑了桥头堡,德军东南战线形势变得异常紧张。为了阻止苏军桥头堡的进一步扩大,希姆莱将“圣刀”师中的第27山地来福枪团第1营、第28山地来福枪团第2、3营、第13山地炮兵团第3营和部分工兵营抽出,组成“哈格战斗群”,由第28山地来福枪团团长汉斯?哈格党卫军中校率领,投入到 匈牙利 的巴蒂纳桥头堡防御战中。当地的德军部队惊讶地打量着这些初次踏上东部战线的波斯尼亚人,他们身穿崭新的野战迷彩套衫,士气低落、目光呆滞,脑袋上扣着绣有骷髅标志的灰绿色“费兹”〔土耳其圆帽、顶上有穗〕,每天还要换上一顶红帽作祷告。“哈格战斗群”向苏军桥头堡发起的冲击全部被击溃,部队由原先的1200人减少为200人。 1944年11月30日,苏军发起大反攻,德军战线崩溃。“哈格战斗群”从多利纳战线山地师的防线,这时新补充兵员终于来到,但他们似乎很眼熟―原来这些人就是1943年起义后被关进集中营、又被拉到大西洋防线月,金多宝信息网必中单双。战斗群和从克罗地亚撤退的“圣刀”师主力在巴尔克斯会合。再次集结的“圣刀”师配属到保罗?康拉德上将的第57山地军,遭遇一系列的败退后在巴拉顿湖南部的马格里特阵地停下脚步。 1945年3月6日,德军进行二战中的最后一次反攻―“春之觉醒作战”,在巴拉顿湖南部的第2装甲集团军将为担任主攻的党卫军第6装甲集团军提供牵制和佯攻的辅助作战。集团军内的第57军也开始行动,它的中央是“圣刀”师、左翼为第71步兵师、右翼为党卫军第16装甲掷弹兵师,全军于纳尼卡尼查地区向东部开始进攻,结果与主攻方向一样遭到了惨败。 折断的“圣刀” 3月27日,“圣刀”师的士气低落到不能在前线作战,因此被扔到后方挖防线月,“圣刀”师渡过穆尔河退到德国境内。并且在卡克地区构筑了“帝国防御阵地”,此时该师的成员主要是以下几种人:波斯尼亚党卫军志愿兵、德国国民掷弹兵、***产主义 匈牙利 军,还有从惩戒营拉来的165名 意大利 人。虽然该地补给吃紧,但由于苏军的主攻指向魏恩,所以“圣刀”师的任务轻松了许多,与二流的 保加利亚 第1集团军对峙,他们和第57军的残部〔第118来福枪师、第71步兵师〕一起维持着马尔堡东部的防线名人员因“服役时间比较长”而获得了骑士勋章,他们是师长汉贝尔少将、第27山地来福枪团第2营营长阿尔贝特?舒腾维德少校、第13侦察营营长赫尔姆特?津茨少校、第27山地来福枪团团长卡尔?里克中校、第28山地来福枪团团长汉斯?哈格中校,5月5日“圣刀”师被解散,番号取消,士兵们作鸟兽散,分三路向德国西部逃跑。 1945年5月7日,“圣刀”师的残部逃到格拉斯堡附近的“乌什拉阵地”向美军投降,战后, 南斯拉夫 人民政府经过审判,处决了其中一批罪大恶极者。“圣刀”师作为一支党卫军部队,几乎没有进行过一次像样的作战行动,但在开小差、烧杀抢掠方面却是坏事做绝,但同时也有不少官兵敢于向德国人“叫板”,其中一些人最后成为了游击队员。“圣刀”师也许是最奇怪的党卫军部队了。 关于阿塞拜疆营的资料较少,零星的资料显示,在希特勒“东方军团”的构想下,高加索地区的前苏联加盟国被特别对待,亚美尼亚、哥萨克、阿塞拜疆、格鲁吉亚、高加索地区的穆斯林、里海以东地区苏联加盟共和国公民允许加入德军。虽然如此,但德军对这些人并不信任,因此部队一般都为营级,并被分散使用。 由于资料较少,现在很难说清这些地区到底有多少人加入了德军(据资料显示很多人是德军俘虏的苏联战俘)。 关于参加华沙战役的阿塞拜疆营,根据波兰方面的资料中的只言片语,至少有有两个营,番号不详。阿塞拜疆营在华沙起义中的表现与卡明斯基旅相似,凶残、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但德军认为这些部队战斗力弱,负面影响大,作用有限。 关于加入“东方军团”的下场,资料不多,据亚美尼亚的部分资料,这些加入德军的高加索加盟共和国公民在战后大多被判有罪而被流放20—25年,绝大多数人没有熬到释放时候

关闭窗口